自2015年起,悬疑剧尤其是探案悬疑剧在网剧市场上大放异彩,但除少数现象级的作品之外,大部分剧集面临着口碑虽高,但受众圈层化、难以赢得女性群体这一追剧主力军青睐的困境。

比起去年悬疑网剧的风光无限,本年度悬疑市场稍显逊色。年终之际,爱奇艺“奇悬疑剧场”以《原生之罪》接棒《悍城》,再次推出令人耳目一新的惊喜之作。《原生之罪》不仅开播大热,稳居爱奇艺风云榜总榜前三,更难得的是女性用户占比过半,突破圈层成为一部年末爆款之作。

数据来源于爱奇艺指数

回避血腥暴虐,打破壁垒实现创新升级

在过去的三年中,不少悬疑网剧受众相对圈层化,难以成为“出圈”爆款。爱奇艺副总裁、自制剧开发中心总经理戴莹认识到了这一问题:“一直以来,推理探案剧是有一定观看壁垒的,有很多女性用户不敢看,或者不感兴趣。”

一向对同质化保持着高度警惕、有着突破圈层野心的爱奇艺,再次别开生面,以《原生之罪》突破创作瓶颈、实现创新升级,成功收割女性用户,打破探案悬疑剧“圈层化”、“男频向”的壁垒。

《原生之罪》回避暴虐血腥,削弱犯罪手段上的残酷,代之以情感与法理的碰撞。它采用单元剧的形式来推进剧情,每四集讲述一个探案故事。在第一则故事中,男方的出轨导致临产孕妇连杀三人,孰是孰非的问题在弹幕区中引爆争议。到了第二个故事里,白手起家的商人为家庭付出一切,无原则的纵容家人的欲望,到最后反被贪婪所吞噬。但当一切水落石出时,陆离与池震作为警察,却只能逮捕一个一心呵护着女儿的老人,令用户无限唏嘘。这样的单元剧情张力十足,也折射出现实中的困境,与女性用户在日常生活中的所思所想相吻合,极易引发她们的情感共鸣。

此外,《原生之罪》中的每个单元故事,都选取不同的场景来展开,采用迥异的风格来展现,既能为喜欢插队观剧的用户降低障碍,也能让持续追剧的用户保持新鲜感。曾创作过《投名状》的著名香港导演叶伟民,在粉丝见面会上表示,他与编剧蒋峰在创作初期,曾花费三个月的时间,走遍了整个马来西亚,“第二个案件在最初的剧本中不是发生在茶园的,但是我们找到那个茶园的时候,真的觉得太美了,如果在最美的地方里面展开一场罪恶,可以形成真正的反差。”叶伟民导演带领专业的电影团队,赋予《原生之罪》电影般的质感,为注重画面美感的女性用户带来了良好的视听体验。

集中笔力刻画人物,双子探案获女性青睐

《原生之罪》在采用单元剧结构的同时,还会在每集的片头,回溯池震与陆离这两位主角的前史。错综复杂的往事作为主线剧情,将六个单元故事串联起来,不仅始终牵引着终极悬念,还把池震与陆离逐步塑造为极具魅力的探案双子星。

这样“双子探案”的模式,同样是戴莹为打破壁垒而做的一种尝试:“我们想用双男主的人物设定,去加大女性用户和泛大众市场对于这部剧的接受程度。”在双子设定的基础上,《原生之罪》又在人物塑造上下足了功夫,这基于戴莹多年来的策划心得,她在见面会上表示:“以前行业做过很多推理探案剧,笔墨多半花在探案上,对于人物的刻画会有一点薄弱,《原生之罪》在这个层面上有非常大的提升。我觉得现在的推理探案剧,在案件和手法上已经很难令人感到新奇,真正能够打到用户心里的是人物,这是我们这个剧集希望在创新层面上取得的突破和尝试。”

双子探案并非《原生之罪》的创举,但剧中池震与陆离这对双子星,有着极为特殊的人物关系,为戏剧情境增添了最具活力的因素。从目前已展现的情节来看,陆离的父亲曾奸杀了池震的姐姐,多年后池震又被陆离抓住把柄,律师从业资格遭到吊销。当二人因机缘巧合开始联合探案时,又有高层力量逼迫池震除掉陆离,后续的诸多事件使得人物关系发生了微妙的变化,让他们从仇人逐渐变为同进退的兄弟。为探案搭档设置如此复杂的人物关系,是探案悬疑剧中所鲜有的写法。在探案解谜的过程中,剧本集中笔力刻画多元的人物性格,展现复杂的人物灵魂。池震是“正义与道德的矛盾体”,陆离则“一半骄阳一半阴雨”,他们心中隐忍着巨大的伤痛,却始终坚持着对正义与真相的追求,这样的人设能够激发女性用户的怜惜之情,让她们对人物的命运轨迹充满牵挂。

池震与陆离的性格与经历截然不同,但碰撞在一起时却能够产生喜剧效果,这也是《原生之罪》的一大特色。双男主之间幽默诙谐的互动,不断调剂着罪案的沉重,为剧集增添温暖、乐观的色彩。实力派明星翟天临和尹正,在剧中的表演也堪称是“女性收割机”,他们以富有层次感和幽默感的表演,成功演绎了这两个既复杂又充满魅力的人物,为剧集增光添色。

在2015至2017年间,爱奇艺在悬疑网剧领域深耕细作,连续推出《心理罪》《河神》《无证之罪》等令人记忆深刻的悬疑佳作。今年下半年,爱奇艺推出“奇悬疑剧场”,以《悍城》《原生之罪》开启新赛道,再次强化了手中的悬疑王牌。今次《原生之罪》成为年末惊喜之作,也展示出了爱奇艺悬疑网剧,通过分析受众心理扩大观剧群体,不断突破创新,完善生态圈的成功之道。

首页社会